南怀瑾先生:说得干脆一点,文殊普贤就是我们自己

南怀瑾先生:说得干脆一点,文殊普贤就是我们自己
 

“满彼事业尽无余,未来际劫恒无倦”,上一句的“彼”字指的就是文殊与普贤,学佛要得究竟成就,先须将他们两位前辈种种礼佛赞佛与济世利生的事业圆满完成,圆满了文殊与普贤的事业,亦即圆满了自己在佛道上的修行,说得干脆一点,不管是一开始或者到头来,文殊、普贤就是我们自己,愿力的发起与智慧的观照缺一不可。


大家到这里来,一开始我便希望每个人都由普贤行修起,所以常常半开玩笑地说:只怕你不成佛,不怕你没有众生度。我们现在唯一的事业是成佛度众生,既然出家学佛,这个志向乃是本愿,为什么不好好地将它彻彻底底地贯彻到底、实现到底呢?不然认清自己的动机意愿,知道自己心不在此,干脆收拾行李回家睡睡大觉、看看电视,不再自欺欺人,那也很好。也许你会说:这些我是已经在修在做了啊!那么,请问你百分之百尽心尽力了吗?是否有时生起疲倦之感?学佛一事的标准是要做到“尽无余”和“恒无倦”,事无大小,一切的一切圆满成就,绝无遗漏;三际平等,无穷的未来如同目前,永不疲厌。虚空有尽,我愿无穷,即此坚固一念,天长地久,海誓山盟,生生世世投注身心性命,毫不保留,这样才是奉行普贤行愿品的真行者,才是真普贤。请再接唱下四句:

 

我所修行无有量,

获得无量诸功德,

安住无量诸行中,

了达一切神通力。

(同学们如法唱诵)

 

所谓修行,其实就是彻底修正自己的心性行为,由里至外,巨细靡遗,完全加以确确实实的检点与改善,此即是做为一个修行人至死不渝的生命主题,必须永远追求达成的生命事业。佛法无量无边,修行人的学佛事业也无量无边,大家想要做点好事,但须知道善行永无止境,若是平常做了一点,甚至不少,便自以为善行累积很多,不得了。这么想法就未免显得小气了。

 

学佛者最宝贵的是心量无限宽阔,容得下天地万物,做人处事皆以利益他人为出发点,即便做了一辈子的善事,此亦义所应为,理当如此,岂足挂齿,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人活着就是要为别人好,难道你是出生来干坏事,惹人讨厌的吗?或者是来当个饭桶,无所事事,一点利益他人之事都没有?

 

请大家千万谨记:“我所修行无有量”,修行是修无量行,此乃千秋万世的生命事业,所要达到的是“获得无量诸功德”,所谓“获得无量诸功德”,诸位特别注意别会错意,要点在于“无量”两字,功德是无量的,不可限量,无所执着,有些人喜欢问我:“你做了很多功德?”我说:“我什么功德都没有。”功德无量,岂有功德?若有功德,即有限量,不合佛法功德真义。

 

还有功德无量也包含绝不偏颇之意,佛法在善行的对象上是怨亲平等的,不因你对我不好而不利益于你,不因你跟我关系殊胜而特别利益于你,心之根本所拥有的只是一派完完全全利益一切有情的愿行,有时为了合光同尘与度生方便亦能自然示现亲疏与好恶的差别相。只要你真正慈悲喜舍,处处利他,配合智慧方便,那么,赞人爱人是道,骂人打人也是道,行善做恶皆是道。孩子犯错,父母视因缘需要打孩子,你说父母慈悲不慈悲?学生懵懂,老师依教育原理骂学生,你说老师所为是不是恶行?打骂并非不可,但须智慧驾驭,若是打时骂时动了恶念嗔念,或是根本以恶念嗔念为之,那就与爱心大大背道而驰。另外,如果说这个家伙很可爱,所以我凡事对他好,尽量帮助他,这并不是真慈悲,因为出发点在于自己的喜好,表面为了别人,其实为的是自己,还是自私自利,这绝称不上菩萨道的。

 

菩萨道是完全没有条件的,对你好就对你好,此乃生命本然,天经地义,不须什么前题。善事一做便过去了、忘了,没事啦,若还要挂记着“我曾给他好处”,念念不忘,那真自生烦恼,露出自私自利的尾巴,再也无法“安住无量诸行中”了,又如何能真正“了达一切神通力”,证到三世请佛菩萨无量无边的大神通境界呢?……

 

刚才我们谈到文殊与普贤两位菩萨的法门要一体同修,普贤行愿中自然涵摄了文殊师利的绝等智慧,文殊师利的绝等智慧也自然涵摄了慈悲喜舍的普贤行愿。什么叫做菩萨--菩提萨埵?菩提是觉悟,萨埵为有情,中文意即觉悟有情。大彻大悟的菩萨最多情了,多情即佛心,能够慈悲万物不是坏事吧!甚至多欲也不一定是坏事。你们想不想当皇帝?武则天虽是女的,却当上了。你皇帝都不想当,还想成佛吗?成佛的欲望比想当皇帝,其大小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。多欲没关系,只要你转得过来,用在利益天下苍生的事业,大家做得到吗?做得到方够资格学佛。若不如此,学佛只求家人平安,自己事业顺利,或者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,耳聪目明,牙痛不痛,晚上睡得着觉,那简直是太小里小气了,婆婆妈妈地求这些蝇头小利,真不够意思。

 

做人要做大丈夫,学佛要学文殊普贤,一上来便是泱泱大度,气象万千,发大愿行,生大智慧,凡事以别人的利益为紧要,处处为别人好;临境觉照清明,洒脱自在,不依不着,不但洞察事情本末,知晓因应处理之道,并且果断能行,这便是“文殊师利勇猛智,普贤慧行亦复然。”

大家到这里来,一开始我便希望每个人都由普贤行修起,所以常常半开玩笑地说:只怕你不成佛,不怕你没有众生度。我们现在唯一的事业是成佛度众生,既然出家学佛,这个志向乃是本愿,为什么不好好地将它彻彻底底地贯彻到底、实现到底呢?不然认清自己的动机意愿,知道自己心不在此,干脆收拾行李回家睡睡大觉、看看电视,不再自欺欺人,那也很好。也许你会说:这些我是已经在修在做了啊!那么,请问你百分之百尽心尽力了吗?是否有时生起疲倦之感?学佛一事的标准是要做到“尽无余”和“恒无倦”,事无大小,一切的一切圆满成就,绝无遗漏;三际平等,无穷的未来如同目前,永不疲厌。虚空有尽,我愿无穷,即此坚固一念,天长地久,海誓山盟,生生世世投注身心性命,毫不保留,这样才是奉行普贤行愿品的真行者,才是真普贤。请再接唱下四句:

 

我所修行无有量,

获得无量诸功德,

安住无量诸行中,

了达一切神通力。

(同学们如法唱诵)

 

所谓修行,其实就是彻底修正自己的心性行为,由里至外,巨细靡遗,完全加以确确实实的检点与改善,此即是做为一个修行人至死不渝的生命主题,必须永远追求达成的生命事业。佛法无量无边,修行人的学佛事业也无量无边,大家想要做点好事,但须知道善行永无止境,若是平常做了一点,甚至不少,便自以为善行累积很多,不得了。这么想法就未免显得小气了。

 

学佛者最宝贵的是心量无限宽阔,容得下天地万物,做人处事皆以利益他人为出发点,即便做了一辈子的善事,此亦义所应为,理当如此,岂足挂齿,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人活着就是要为别人好,难道你是出生来干坏事,惹人讨厌的吗?或者是来当个饭桶,无所事事,一点利益他人之事都没有?

 

请大家千万谨记:“我所修行无有量”,修行是修无量行,此乃千秋万世的生命事业,所要达到的是“获得无量诸功德”,所谓“获得无量诸功德”,诸位特别注意别会错意,要点在于“无量”两字,功德是无量的,不可限量,无所执着,有些人喜欢问我:“你做了很多功德?”我说:“我什么功德都没有。”功德无量,岂有功德?若有功德,即有限量,不合佛法功德真义。

 

还有功德无量也包含绝不偏颇之意,佛法在善行的对象上是怨亲平等的,不因你对我不好而不利益于你,不因你跟我关系殊胜而特别利益于你,心之根本所拥有的只是一派完完全全利益一切有情的愿行,有时为了合光同尘与度生方便亦能自然示现亲疏与好恶的差别相。只要你真正慈悲喜舍,处处利他,配合智慧方便,那么,赞人爱人是道,骂人打人也是道,行善做恶皆是道。孩子犯错,父母视因缘需要打孩子,你说父母慈悲不慈悲?学生懵懂,老师依教育原理骂学生,你说老师所为是不是恶行?打骂并非不可,但须智慧驾驭,若是打时骂时动了恶念嗔念,或是根本以恶念嗔念为之,那就与爱心大大背道而驰。另外,如果说这个家伙很可爱,所以我凡事对他好,尽量帮助他,这并不是真慈悲,因为出发点在于自己的喜好,表面为了别人,其实为的是自己,还是自私自利,这绝称不上菩萨道的。

 

菩萨道是完全没有条件的,对你好就对你好,此乃生命本然,天经地义,不须什么前题。善事一做便过去了、忘了,没事啦,若还要挂记着“我曾给他好处”,念念不忘,那真自生烦恼,露出自私自利的尾巴,再也无法“安住无量诸行中”了,又如何能真正“了达一切神通力”,证到三世请佛菩萨无量无边的大神通境界呢?……

 

刚才我们谈到文殊与普贤两位菩萨的法门要一体同修,普贤行愿中自然涵摄了文殊师利的绝等智慧,文殊师利的绝等智慧也自然涵摄了慈悲喜舍的普贤行愿。什么叫做菩萨--菩提萨埵?菩提是觉悟,萨埵为有情,中文意即觉悟有情。大彻大悟的菩萨最多情了,多情即佛心,能够慈悲万物不是坏事吧!甚至多欲也不一定是坏事。你们想不想当皇帝?武则天虽是女的,却当上了。你皇帝都不想当,还想成佛吗?成佛的欲望比想当皇帝,其大小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。多欲没关系,只要你转得过来,用在利益天下苍生的事业,大家做得到吗?做得到方够资格学佛。若不如此,学佛只求家人平安,自己事业顺利,或者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,耳聪目明,牙痛不痛,晚上睡得着觉,那简直是太小里小气了,婆婆妈妈地求这些蝇头小利,真不够意思。

 

做人要做大丈夫,学佛要学文殊普贤,一上来便是泱泱大度,气象万千,发大愿行,生大智慧,凡事以别人的利益为紧要,处处为别人好;临境觉照清明,洒脱自在,不依不着,不但洞察事情本末,知晓因应处理之道,并且果断能行,这便是“文殊师利勇猛智,普贤慧行亦复然。”

大家到这里来,一开始我便希望每个人都由普贤行修起,所以常常半开玩笑地说:只怕你不成佛,不怕你没有众生度。我们现在唯一的事业是成佛度众生,既然出家学佛,这个志向乃是本愿,为什么不好好地将它彻彻底底地贯彻到底、实现到底呢?不然认清自己的动机意愿,知道自己心不在此,干脆收拾行李回家睡睡大觉、看看电视,不再自欺欺人,那也很好。也许你会说:这些我是已经在修在做了啊!那么,请问你百分之百尽心尽力了吗?是否有时生起疲倦之感?学佛一事的标准是要做到“尽无余”和“恒无倦”,事无大小,一切的一切圆满成就,绝无遗漏;三际平等,无穷的未来如同目前,永不疲厌。虚空有尽,我愿无穷,即此坚固一念,天长地久,海誓山盟,生生世世投注身心性命,毫不保留,这样才是奉行普贤行愿品的真行者,才是真普贤。请再接唱下四句:

 

我所修行无有量,

获得无量诸功德,

安住无量诸行中,

了达一切神通力。

(同学们如法唱诵)

 

所谓修行,其实就是彻底修正自己的心性行为,由里至外,巨细靡遗,完全加以确确实实的检点与改善,此即是做为一个修行人至死不渝的生命主题,必须永远追求达成的生命事业。佛法无量无边,修行人的学佛事业也无量无边,大家想要做点好事,但须知道善行永无止境,若是平常做了一点,甚至不少,便自以为善行累积很多,不得了。这么想法就未免显得小气了。

 

学佛者最宝贵的是心量无限宽阔,容得下天地万物,做人处事皆以利益他人为出发点,即便做了一辈子的善事,此亦义所应为,理当如此,岂足挂齿,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人活着就是要为别人好,难道你是出生来干坏事,惹人讨厌的吗?或者是来当个饭桶,无所事事,一点利益他人之事都没有?

 

请大家千万谨记:“我所修行无有量”,修行是修无量行,此乃千秋万世的生命事业,所要达到的是“获得无量诸功德”,所谓“获得无量诸功德”,诸位特别注意别会错意,要点在于“无量”两字,功德是无量的,不可限量,无所执着,有些人喜欢问我:“你做了很多功德?”我说:“我什么功德都没有。”功德无量,岂有功德?若有功德,即有限量,不合佛法功德真义。

 

还有功德无量也包含绝不偏颇之意,佛法在善行的对象上是怨亲平等的,不因你对我不好而不利益于你,不因你跟我关系殊胜而特别利益于你,心之根本所拥有的只是一派完完全全利益一切有情的愿行,有时为了合光同尘与度生方便亦能自然示现亲疏与好恶的差别相。只要你真正慈悲喜舍,处处利他,配合智慧方便,那么,赞人爱人是道,骂人打人也是道,行善做恶皆是道。孩子犯错,父母视因缘需要打孩子,你说父母慈悲不慈悲?学生懵懂,老师依教育原理骂学生,你说老师所为是不是恶行?打骂并非不可,但须智慧驾驭,若是打时骂时动了恶念嗔念,或是根本以恶念嗔念为之,那就与爱心大大背道而驰。另外,如果说这个家伙很可爱,所以我凡事对他好,尽量帮助他,这并不是真慈悲,因为出发点在于自己的喜好,表面为了别人,其实为的是自己,还是自私自利,这绝称不上菩萨道的。

 

菩萨道是完全没有条件的,对你好就对你好,此乃生命本然,天经地义,不须什么前题。善事一做便过去了、忘了,没事啦,若还要挂记着“我曾给他好处”,念念不忘,那真自生烦恼,露出自私自利的尾巴,再也无法“安住无量诸行中”了,又如何能真正“了达一切神通力”,证到三世请佛菩萨无量无边的大神通境界呢?……

 

刚才我们谈到文殊与普贤两位菩萨的法门要一体同修,普贤行愿中自然涵摄了文殊师利的绝等智慧,文殊师利的绝等智慧也自然涵摄了慈悲喜舍的普贤行愿。什么叫做菩萨--菩提萨埵?菩提是觉悟,萨埵为有情,中文意即觉悟有情。大彻大悟的菩萨最多情了,多情即佛心,能够慈悲万物不是坏事吧!甚至多欲也不一定是坏事。你们想不想当皇帝?武则天虽是女的,却当上了。你皇帝都不想当,还想成佛吗?成佛的欲望比想当皇帝,其大小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。多欲没关系,只要你转得过来,用在利益天下苍生的事业,大家做得到吗?做得到方够资格学佛。若不如此,学佛只求家人平安,自己事业顺利,或者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,耳聪目明,牙痛不痛,晚上睡得着觉,那简直是太小里小气了,婆婆妈妈地求这些蝇头小利,真不够意思。

 

做人要做大丈夫,学佛要学文殊普贤,一上来便是泱泱大度,气象万千,发大愿行,生大智慧,凡事以别人的利益为紧要,处处为别人好;临境觉照清明,洒脱自在,不依不着,不但洞察事情本末,知晓因应处理之道,并且果断能行,这便是“文殊师利勇猛智,普贤慧行亦复然。”

大家到这里来,一开始我便希望每个人都由普贤行修起,所以常常半开玩笑地说:只怕你不成佛,不怕你没有众生度。我们现在唯一的事业是成佛度众生,既然出家学佛,这个志向乃是本愿,为什么不好好地将它彻彻底底地贯彻到底、实现到底呢?不然认清自己的动机意愿,知道自己心不在此,干脆收拾行李回家睡睡大觉、看看电视,不再自欺欺人,那也很好。也许你会说:这些我是已经在修在做了啊!那么,请问你百分之百尽心尽力了吗?是否有时生起疲倦之感?学佛一事的标准是要做到“尽无余”和“恒无倦”,事无大小,一切的一切圆满成就,绝无遗漏;三际平等,无穷的未来如同目前,永不疲厌。虚空有尽,我愿无穷,即此坚固一念,天长地久,海誓山盟,生生世世投注身心性命,毫不保留,这样才是奉行普贤行愿品的真行者,才是真普贤。请再接唱下四句:

 

我所修行无有量,

获得无量诸功德,

安住无量诸行中,

了达一切神通力。

(同学们如法唱诵)

 

所谓修行,其实就是彻底修正自己的心性行为,由里至外,巨细靡遗,完全加以确确实实的检点与改善,此即是做为一个修行人至死不渝的生命主题,必须永远追求达成的生命事业。佛法无量无边,修行人的学佛事业也无量无边,大家想要做点好事,但须知道善行永无止境,若是平常做了一点,甚至不少,便自以为善行累积很多,不得了。这么想法就未免显得小气了。

 

学佛者最宝贵的是心量无限宽阔,容得下天地万物,做人处事皆以利益他人为出发点,即便做了一辈子的善事,此亦义所应为,理当如此,岂足挂齿,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呢?人活着就是要为别人好,难道你是出生来干坏事,惹人讨厌的吗?或者是来当个饭桶,无所事事,一点利益他人之事都没有?

 

请大家千万谨记:“我所修行无有量”,修行是修无量行,此乃千秋万世的生命事业,所要达到的是“获得无量诸功德”,所谓“获得无量诸功德”,诸位特别注意别会错意,要点在于“无量”两字,功德是无量的,不可限量,无所执着,有些人喜欢问我:“你做了很多功德?”我说:“我什么功德都没有。”功德无量,岂有功德?若有功德,即有限量,不合佛法功德真义。

 

还有功德无量也包含绝不偏颇之意,佛法在善行的对象上是怨亲平等的,不因你对我不好而不利益于你,不因你跟我关系殊胜而特别利益于你,心之根本所拥有的只是一派完完全全利益一切有情的愿行,有时为了合光同尘与度生方便亦能自然示现亲疏与好恶的差别相。只要你真正慈悲喜舍,处处利他,配合智慧方便,那么,赞人爱人是道,骂人打人也是道,行善做恶皆是道。孩子犯错,父母视因缘需要打孩子,你说父母慈悲不慈悲?学生懵懂,老师依教育原理骂学生,你说老师所为是不是恶行?打骂并非不可,但须智慧驾驭,若是打时骂时动了恶念嗔念,或是根本以恶念嗔念为之,那就与爱心大大背道而驰。另外,如果说这个家伙很可爱,所以我凡事对他好,尽量帮助他,这并不是真慈悲,因为出发点在于自己的喜好,表面为了别人,其实为的是自己,还是自私自利,这绝称不上菩萨道的。

 

菩萨道是完全没有条件的,对你好就对你好,此乃生命本然,天经地义,不须什么前题。善事一做便过去了、忘了,没事啦,若还要挂记着“我曾给他好处”,念念不忘,那真自生烦恼,露出自私自利的尾巴,再也无法“安住无量诸行中”了,又如何能真正“了达一切神通力”,证到三世请佛菩萨无量无边的大神通境界呢?……

 

刚才我们谈到文殊与普贤两位菩萨的法门要一体同修,普贤行愿中自然涵摄了文殊师利的绝等智慧,文殊师利的绝等智慧也自然涵摄了慈悲喜舍的普贤行愿。什么叫做菩萨--菩提萨埵?菩提是觉悟,萨埵为有情,中文意即觉悟有情。大彻大悟的菩萨最多情了,多情即佛心,能够慈悲万物不是坏事吧!甚至多欲也不一定是坏事。你们想不想当皇帝?武则天虽是女的,却当上了。你皇帝都不想当,还想成佛吗?成佛的欲望比想当皇帝,其大小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。多欲没关系,只要你转得过来,用在利益天下苍生的事业,大家做得到吗?做得到方够资格学佛。若不如此,学佛只求家人平安,自己事业顺利,或者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,耳聪目明,牙痛不痛,晚上睡得着觉,那简直是太小里小气了,婆婆妈妈地求这些蝇头小利,真不够意思。

 

做人要做大丈夫,学佛要学文殊普贤,一上来便是泱泱大度,气象万千,发大愿行,生大智慧,凡事以别人的利益为紧要,处处为别人好;临境觉照清明,洒脱自在,不依不着,不但洞察事情本末,知晓因应处理之道,并且果断能行,这便是“文殊师利勇猛智,普贤慧行亦复然。”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一个人千万不要抖脚!